【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青人物 >> 学子在线

【中青“90后”】朱旭:初试总评双第一进北大

发表日期:2017-05-03 14:15 作者:任聖琪 编辑:梅轶竹 出处:新闻中心

   

采写/记者 任聖琪

 

 

3月24日,我校经管学院2017届毕业生朱旭收到了北京大学发来的拟录取通知邮件。

他报考的,是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

研考总分423分,初试成绩排名第一。经过一轮激烈的复试后,他的总评依然位列录取考生榜的第一位,最终如愿进入北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金融信息服务专业学习。

朱旭大学时成绩十分优秀,专业排名年级第三名,曾获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校级奖学金,还曾获得第27届北京市大学生数学竞赛一等奖,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比赛北京市二等奖,最近被评为2017届优秀毕业生。

 

没有万能套路,重要的是找对方法

 

朱旭说,考研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做好“选择题”——正确选择报考院校,正确选择报考专业。

“考研是个结果导向的东西,方法很重要。”他觉得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不是勤奋,而是方法,而他复习方法则是——目标导向学习。

朱旭觉得,没有一种万能“套路”能适合每一个人。很多人辛苦地复习,但最终却没能取得满意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方法是出了问题。每个人在不同复习阶段的薄弱环节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在备考过程中不断调整自己,不断反思,根据实际做出选择,“盲目苦熬是最糟糕的事情。”

“如果每天都学得非常苦、非常累,反而是最没有效率的。我自己没有非常具体的规划表和学习计划。”朱旭的复习方法就是不断订个“小目标”,比如“暑假之前要把数学搞定”“11月前专业课完成一轮复习”之类。

而在每天具体执行的时候,他会不断思考,“哪些地方需要补上”“怎么做会更有效”,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方向和学习量。

去年6月,备考复习正式开始。因为数学基础比较好,朱旭决定先从数学下手。于是,2016年的整个暑假,朱旭都待在学校里看书。直到9月份,他基本完成了数学的备考复习。之后的几个月里,他每天花一个多小时刷题,巩固数学学科的复习成果,腾出大块的时间复习其他科目。

前期复习中,最让朱旭头疼的是英语。他说自己的英语比较弱,“现在英语考试基本以阅读为主,但我看不懂文章。”

为了补上英语这块短板,朱旭大量刷真题。在他看来,模拟题的仿真度和逻辑思维不及真题高,所以他只看真题。

把近十年来英语考试的真题反复读了20多遍后,朱旭的英语成绩提上去了,从最初看都看不懂到最后英语成绩77分,朱旭补上了英语这块短板。

朱旭的考研政治拿下78分的高分。“背政治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备考时,他背下了肖秀荣政治考研预测4套卷的全部模拟题。最后,政治科目中50分的选择题,朱旭获得47分。

“我们专业课的考法其实也是文科思路。有一半的题是论述题和简答题。”朱旭高中学的是理科,他习惯用理科思维解决文科问题。文科的大题要展开叙述。朱旭就着眼于归纳其中的逻辑。

除了钻研答题方法,朱旭平时还经常去北大听课。因为北京大学是自主命题,朱旭觉得经常到北大听课,对于完善自己的知识系统和应试方法有帮助。

到了备考后期,身边的同学不断增加做题量,投入更大经历在数学上时,朱旭开始转向研究参考书中的答题方法。“我觉得不能只局限于课本,要看一些前人总结的东西。”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还是觉得方法比较重要。”

 

7天啃完《宏观经济学》,高风险意味着高收益

 

提到专业课复习,其中还有一段不小的波折。

去年10月13号,北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突然更换了专业考试科目,将往年的“微观经济学”和“计算机基础”两科,换成“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

当时距离考研报名截止还有半个月,距离考试还有70多天。这个消息对广大考生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身边的一些研友有的直接转报其他,有的甚至有了放弃的想法,“哪有这么玩的?70多天怎么够啃下一本书?”

朱旭一开始也有些感到绝望。但他冷静下来转念一想,经济学不是讲“风险溢价”吗?风险越大的地方就意味着可能有巨额的回报,要想获得收益就一定要承担获得收益的风险,“这不正是在信息对称的情况下,市场中的铁定定律吗?”

主意打定,朱旭暂时放下手头的其他复习资料,专攻《宏观经济学》。整整一个星期,朱旭把曼昆的《宏观经济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心里稍微有了点底气。

尽管没有全部掌握,书中大概的道理朱旭已经搞清楚了。接下来的60多天里,他反复看这本书。三遍过后,朱旭的心终于沉了下来,“应该问题不大。”

 

爱去国发院听课 张维迎是偶像,对经济学的兴趣是努力的动力

 

11月初,考前的焦虑笼罩着每一位考研的同学。朱旭也不例外。

数学是自己的强项。可连续做了几套卷子,分数一直在110、120之间徘徊,这让朱旭无法接受。

“就是觉得考不上了,总是想不行了我得开始找工作了。”

迷茫的时候,朱旭会和家里人打电话,一聊就是一个小时,也会和其他同学聊聊。考研之路是寂寞的。一郁闷,朱旭就喜欢出去散步。通过走路来排遣负面情绪。

从中青院走着去人大,“走着去走着回来。走到人大,围着人大绕一圈,再走回来,两个小时。”

这样的经历朱旭体验过两三回,“如果是轻度烦躁,就去北理工转一圈,特别迷茫的时候就走远点,到人大。”

“每个考研人都会有类似的经历”,好在朱旭有自己的兴趣支撑——非常喜欢经济学。对经济学的兴趣也是他一直钻研和坚持的动力,用他自己的话说:“(对经济学的兴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考完研之后,朱旭依然经常往北大跑。“上周六刚刚去听完《数字金融》讲座,请的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所长。”

其实,朱旭这个爱往北大跑的习惯,其实从大一就开始了。

大一的时候,法学院的一个同学和朱旭提起北大有个课非常好,建议朱旭去听一下。于是,朱旭第一次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国发院)结缘。也是那次旁听,他第一次见到了任教国发院的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

从那以后,朱旭隔三差五往国发院跑。大二的时候,国发院只要有讲座,他就去听。大三的时候变成了系统性地往北大跑——每周二、四、六准时去国发院听课。

“周二是张维迎老师的《博弈与社会》。周四、周六是国发院的《中级微观经济学》,晚上6:30—9:30。”这些,朱旭记得清清楚楚。

尤其是张维迎教授的课,让朱旭十分着迷。他将张维迎视为自己的“偶像”。即使有时候晚归赶不上回校的车,他也要去北大听课。

在北大国发院听课的经历给了朱旭非常大的启发,也让他第一次产生无比惊喜的感觉。“那么多喜欢经济学的人,聚在一起研究涉及国计民生的宏大命题。”

“国发院是一个伟大的地方,打开了我的视野。我突然感觉到我将来就要干这个。”因为找到了兴趣所在,激发了朱旭日后在考研的路上不断地坚持。

“有想法就去努力。最糟糕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朱旭说,自己以后想去投行工作,而国发院是他永远的梦。“等将来实现了财务自由,还想去国发院读个博士。”他说。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