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中青人物 >> 教工风采

[教坛星空]何庆仁:引领学生探知法学魅力的“杏仁哥”

发表日期:2015-01-15 15:50 作者:李嘉 编辑:赵桂宁 出处:新闻中心

   

文/记者 李嘉

 

 

上过何庆仁课的同学都知道,他的幻灯片极其简单,白底黑字,从幻灯片里你读不懂刑法的世界,而当你亲身听他一堂课,你才会发现“桃花源里别有乾坤”。

对于每一个上过何庆仁课的同学来说,占座是心中永远无法避免的痛。上午9点半上课,上午6点就有本班同学到教室抢占最佳位置,有时甚至连本班同学都没有座位,以至于何庆仁要规定旁听的同学不能占前5排的座位,以保证选课同学的“权益”。即使是只能在后面远远地望着何老师,也阻止不了同学们来听课的热情。

何庆仁,2012年4月从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后流动站出站后就任职于中青院,主要担任本科生和研究生刑法学的讲授。本科毕业于吉林大学,硕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他是冯军老师的弟子,陈兴良老师的得意门生,张明楷是他的合作导师。深厚的学术积淀,自然让他带给学生的是更专业的解读与更广阔的视野。

何庆仁自言:“性格比较安静,喜欢简单的生活。只做过老师。”大学老师的生活比较简单,备课上课,读书科研写论文,这样的生活已经常态化,而他就喜欢这种生活状态。

目前我校法学院采用的刑法学教材是张明楷主编的《刑法学》,因其金黄色的封面和上千页的厚度而被同学们形象地称为“太皇(黄)太后(厚)”。从刑法学理论和实际结合的角度看,张明楷的观点会比其他学者更细致,跟实际结合更紧密,何庆仁认为这种微观具体的知识对学生会更有用,更容易接受,虽然此教材对于本科生来说可能稍显艰深,而“一个人最先接触的知识,一定会对他将来产生最重要的影响。拿我本人举例,我本人的观点是以我硕士导师为基础的,因为是最先接触到的。所以一个人最先接触的东西是什么样的,会对他将来看待问题的思路方法,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都会产生很重要的影响。”因此,何庆仁坚持要让同学们学习伊始就要接受最合适的知识系统。

何庆仁并不是“天生的讲师”。 他是一个不爱讲话的人,他笑称:“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从事以讲话为生的职业。”他自言一开始讲课的效果并不是很好。他回忆说本科刚毕业那年就去教大一学生的那次讲课,首次站在讲台上,特别紧张。

为了提高教学效果,何庆仁坚持在教学实践中努力探索。他认为法学教学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演绎法,从概念出发延伸出去;另一种是归纳法,从典型案例中归纳共性特征。教学实践让他体会到归纳法的运用比演绎法的教学效果要好,学生会更有兴趣更易接受。因此他建议:“以我为例子,教学能力在实践中是逐渐提高的。学校对新进的老师应该更宽容一点,给他们多创造些条件,让他们有提升的基础和空间,有一个不断成长和完善的过程。”

何庆仁认为法学是一门与生活紧密相关的学科,保持良好的阅读习惯,有助于教学内容的不断更新;对最新的学术成果、最新发生的案例保持关注,就能将其中有用的内容吸收到日常的讲课中来,学生就更能体会到所学的与生活的融合,领悟所学专业的意义和价值。“法学必须不断关注现实,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何庆仁一直秉持着这样的观念和做法。他的教学常常采用课堂辩论和听证会的形式,让同学们分别对几个现实主题进行深入思考,再在堂上进行反馈。而这些主题都是与刑法学知识密切相关,也与同学们的生活紧密相连。“为什么教学能受到学生的喜爱?主要是因为刑法与生活联系紧密,学生们都比较感兴趣,各个学校的刑法老师大多都比较受欢迎。”

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掌握知识,及时了解教学反馈,他定期检测学习效果。对于他的学生来说,3次课堂小测验是“永远无法绕开的痛”。每次小测验都是10道不定项选择题,满分10分。可是3次小测下来,有的同学总分也没达到10分,不少同学反映说“满满的都是伤呀”。提到小测验,何庆仁则有自己的坚持:“我希望通过这种方法让大家知道法学不是一门可以轻易学好的学科,它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学科,不是可以上课听听讲,看看书,随随便便就能拿成绩的,而是需要付出很多的精力才能学好的学科。当然会有同学考试前突击应付考试,即使考得不太差的成绩,但那样对法学的掌握还是远远没有到位的。法学需要你看到很细致的问题。”

何庆仁注重教给学生学习方法。他教导同学们说,要想学好法学,就必须静下心来,认真去分析案件的事实和情节,然后运用理论去分析。要解决好3个问题:一是事实理解很困难,二是理论的掌握要透彻,三是事实和理论能很好地结合。

他特别强调法学思维方法的掌握,他说,大学的学习,不像高中,什么问题都要有统一的答案。大学的学习有很多不同思考的方向和解决办法的选择。“很多同学很困惑为什么有那么多种理论,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其实没有答案,需要我们自己去判断。法官也是如此,没有人来告诉法官这个人是否有罪。法官必须通过控辩双方的陈述来判断,根据事实和法律理论的理解去判断。”他说,“你们要善于面对开放性的问题,法学本身就是一门开放性的学问,是一种价值判断。要懂得正确的价值判断和思维方法。法学的思维方法不是如何记住一个答案,而是要知道答案是怎么来的,这个答案是如何说理的。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一个答案,况且很多事情是没有绝对唯一的答案的。”

对于司法考试与法学教育之间的关系,在何庆仁看来,这两者最好能做有机的融合:“大学不是司考机构。本科的教育主要是让学生掌握专业的知识结构和体系,司考还是要靠学生自己去复习。当然,教师应该重视司考,将司考融入教学之中,按我的理解,上课应该是不以司考为中心,但上完课去“过”司考也应没有问题。当然这个理想的状态需要学院、老师和学生几个方面去努力。”

因为名字带一个“仁”字,所以有很多学生都亲切地称何庆仁为“杏仁哥”,学生们则是 “小杏仁”。2014年法学院毕业典礼上,采访系毕业生的视频中有一个问题是“你最想和法学院的哪位男老师谈恋爱?”何庆仁是呼声最高的老师之一。何庆仁分别拿过2012年和2014年的法学院“最受学生欢迎奖”,对于这个奖项,何庆仁说:“我感到很荣幸,也会更加努力地把课讲好,不辜负同学们对我的期待。”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