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闻联播 >> 讲座报告

曾有田大法官谈台湾刑事法官调查证据之义务及范围的演变

发表日期:2017-05-31 11:36 作者:格桑 编辑:梅轶竹 出处: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讯(格桑)5月24日,德恒刑事法名家讲堂第四十讲在我校第三会议室举行。此次讲座的主题是“台湾刑事法官调查证据之义务及范围的演变”,主讲人为台湾“司法院”优遇大法官曾有田教授。

曾有田教授以台湾刑事法官调查证据之义务及范围的演变作为此次演讲的主题。他将内容分为三个部分进行讲解,分别是“世界刑诉法制构造及诉讼模式之演变”“台湾刑事诉讼构造及审判模式之演变”以及“台湾刑事法官调查证据之义务及演变”。

在第一部分中,曾有田教授主要讲了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构造之比较及演变、纠问制度和控诉制度的区别和特征、控诉制度下诉讼模式的比较。第二部分,他讲解了中国清末民初变化和台湾刑事诉讼构造及审判模式之演变。中国清末法律继受欧陆法制,其中刑诉制度采控诉制及职权主义。

第三部分,曾有田教授通过三个时间阶段介绍台湾刑事法官调查证据和演变,大致可概括为从极端职权主义到修正式职权主义再到改良式当事人主义的模式。第一时期(1945-1967),台湾认定事实法则采取证据裁判及自由心证主义,但尚无无罪推定原则明文。依当时刑诉法规定及实务见解,刑事审判程序进行,当事人虽得申请调查证据,但法院仍采极端之职权进行模式查证,法官负有搜集证据之义务,审判功能呈现接续或兼任检察官及自诉人之职权,冀求发现实质之真实,法官调查证据之义务极重、范围极大,尚遗留浓厚的纠问主义色彩。第二时期(1967-2002),他主要介绍了这一时期起诉的程序,事实法定的法则以及法院调查证据的义务和范围。第三时期(2002-迄今),他讲解了控方的实质举证责任和调查证据的主体,义务的模式。这时期审判程序调查证据之模式,翻转为当事人主导先行,法院依职权进行居次后补。连接上开始被告享有无罪推定及不自证己罪权利之制度性保障,暨检察官对被告犯罪事实负实质举证责任之规定,原则上法院(官)应毋庸主动依职权调查证据,仅应立于公平、超然之地位听讼,形成心证,即可裁判;惟实际上于检察官所践行之实质举证责任稍欠完备时,法院为形成完整之心证以发现真实,自得裁量依职权调查必要之证据,至于其有义务应依职权调查者,仅限于有利被告之事证。 

讲座由法学院孙远教授主持,柳建龙副教授、程捷博士参加了讲座。 (摄影/黄星月)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