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闻联播 >> 合作交流

“司法改革名家谈”系列讲坛第二期举办

发表日期:2017-06-05 14:18 作者:马艳艳 朱学进 编辑:梅轶竹 出处: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讯(马艳艳 朱学进)5月27日下午两点,由我校和中国行为法学会司法行为研究会联合主办的“‘司法改革名家谈’系列讲坛第二期——法官入额之后的改革与探索”研讨会在我校图书馆九层会议室举办。

研讨会由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所预防室副主任、研究员陈雄飞主持,党委常委、副校长林维致辞。林校长首先对与会者表示欢迎,他提出,去年6月“司法改革名家谈”系列讲坛主题“司法改革员额制问题”。本次讲坛则是深入探讨员额制以后如何构建合理的审判组织,提高办案效率,实现公平正义的问题。

本次研讨会主讲嘉宾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张仲侠、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讲座评议人为我校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王新清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吴宏耀教授。

参会嘉宾包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朱江,天津大学法学院院长、原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孙佑海,司法部研究室原主任王公义,永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勇,江苏致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沙永春,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玲,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保军,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施忆,门头沟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文利等法官及辅助人员,我校法学院执行院长吴用,我校法学院教授孙远、副教授门金玲等参加了研讨会,法学院部分学生代表参加了研讨。

张仲侠庭长以“保守还是创新——法官员额制之审判团队的科学构建与权利运行机制研究”做了主题发言,其从审判团队建立,运行和管理三个方面展开论述。

员额制是实现法官职业化的必由之路。张庭长旗帜鲜明地提出,实行法官员额制以后,科学组建固定审判团队,建立职责分明,相互配合,运转高效的审判权运行机制是当务之急。为了解决法官职业大众化,低龄化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提出“实行法官员额制”。员额制以后,审判组织将发生几个变化:一是入额法官才能称为法官,未入额法官只能称为审判辅助人员;二是员额制后,院、庭长职能由过去对案件决策权转变为建议权,对自己没有参加庭审的案件将不再签发法律文书;三是审判资源配置模式由“法官+书记员”优化为“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张庭长强调,审判团队建设是员额制等改革制度的前提和基础。没有审判团队及其运行机制的建立,员额制改革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员额制以后,要重新配置审判资源,建立科学合理的审判团队。团队组合可以多种多样,但实现公正与效率的最佳配置的组合只能是一个。他提出,应根据法院的不同审级职能,建立不同的审判团队。各级法院应当建立“以法官为中心的审判团队、以庭审为中心的审判流程,以责任为中心的审判管理制度”,即由多项制度、三个中心实现科学的审判机制。

首先,优化团队审判权运行机制,要建立以法官为中心的审判团队。团队建设的理论依据是帕累托最优理论、同素异构原理,根据理论依据优化资源配置,科学划分团队成员的职责。根据我国两审终审制的诉讼体制,张仲侠庭长认为,员额制以后,应该分别建立基层法院和上诉审法院的审判团队,对审判组织实行统一管理。基层法院应该建立由若干独任法官组成的323联合审判团队及121独任审判团队,上诉审法院应当组成331合议庭审判团队。具体来讲,323审判团队是由3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组成,正常情况下,三名法官各自带领书记员独任开展审判工作,遇有普通程序案件时,三名法官自然组成合议庭,两名法官助理分别为三名法官审理的案件综合做好庭前准备工作。对案件数量较多的基层法院,在323团队前可以增设121独任审判团队,即1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对简易案件进行速裁;上诉审331审判团队,即由3名法官+3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组成。审判团队的优势是改变了审判组织结构,使得审判工作环节化,辅助人员在法官开庭与制作法律文书的同时,独立完成审判事务性工作,实现了系统大于部分之和。

其次,优化审判权运行机制,要建立以庭审为中心审判流程管理制度。以庭审为中心,就是要强化庭前准备工作,让诉讼证据质证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理由形成在法庭。张庭长强调,基层法院323审判团队也好,上诉审331审判团队也好,都强调由辅助人员负责庭前准备工作,为庭审中心奠定基础,通过合议庭开庭审判的仪式感,让当事人感受到司法的公正与权威。同时,通过上诉审331审判团队,基层法院323审判团队以及121审判团队审判流程图,展示团队中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三者的职责与流程节点控制及确保案件公正、高效运转的效果。

第三,优化审判权运行机制,还要建立以责任为中心的审判管理制度。张仲侠庭长强调,“审判管理是对审判行为与过程进行调控、评价、引导的一种司法行为,机制改革就是通过诉讼理念的调整,制度的优化,使审判权运行更加符合审判规律。”具体来讲,就是要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担责”;落实院、庭长开庭制度,对未亲自审理案件的决策权调整为建议权;建立法官联席会议制度,为合议庭提供审判咨询;将合议庭作为考核主体,以发挥合议庭集体审判作用;建立法官助理制度,明确法官助理来源与发展方向,对法官助理实行分级管理;建立速录员聘任制度,坚持购买社会服务;最后,建立法官责任追究及豁免制度,通过判决异议制度,落实“由责任者担责”等众多制度,确保审判权运行机制的优化。

最后,张庭长就审判团队的价值分析及注意事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审判团队可以发挥1+1>2的作用,有利于实现审判质量与效率的“双赢”;有利于院、庭长审判权、审判管理权、监督权的发挥;固定资源配置模式职责明确,分工负责,便于审判团队自我管理;提升法官的职业尊荣感,降低法官廉政风险;审判团队是当前员额制情况下,实现资源优化配置,降低改革成本,提升司法公信力的有效途径。

在实行团队审判应该注意的问题上,张庭长强调,第一、司法改革是一项综合性改革,是众多制度的创建、梳理和完善过程,各项改革制度要同时具备,在建立科学审判团队建设的基础上,按先后顺序推行员额制等相关制度。员额制与审判团队建设应同时推进,团队建立与考核应由省市高级法院统一建立,统一规范;第二,未入额法官就是审判辅助人员。未入额法官,必须从事审判辅助性工作,否则科学的审判机制也不可能建立;第三,固定模式审判团队是资源配置固定、工作模式固定,不是人员固定,为了避免合议庭成员知识同化,避免审判长管理行政化,合议庭成员特别是审判长应定期调整;第四,为了提高诉讼效率,基层法院应实行案件繁简分流。实现“规范出精品,简易出效率”。

最后,他总结道,“以审判团队为载体的审判权运行机制的创建,是员额制的必由之路,司法改革是个系统工程,员额制以后,建立科学的审判团队,建立省市级科学统一的审判团队是当务之急。”

紧接着由陈瑞华教授发言。他指出了现阶段法官助理极度缺乏的问题,尤其是中西部内地法院对法官助理的重视程度不够,法院法官已经不堪重负。在此情况下,必须考虑三个因素,一是法官工作的极限、办案数的极限值;二是如何在现有水平上提高效率、挖掘潜力;三是当庭宣判制度难度太大,但可以鼓励如此,有利于提高效率,抵制腐败。随后陈教授介绍法官助理从哪里来这一问题,在原法官未入额造成勉强进入法院团队以致工作效率低下的背景下,北京市法院另起炉灶,向社会招收法官助理,扩大法官助理来源。教授还提到了司法行政事务到底要不要设置如此多的职务。教授说,不如将厅长副厅长这类优秀司法资源尽可能多的安排工作,使其成为司法员额制的主力军,弱化其司法行政管理职务,做到司法行政管理的集中化。

陈教授还提出,要维护入额法官的尊荣,提高工资待遇,增强职业尊荣感,实现与公务员不一样的待遇。我国基层法院普通程序效率的提高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发挥审判团队作用,做好庭前争点讨论,庭前会议解决争议焦点;二是严格控制休庭,没有正当理由不得休庭,并且休庭后要告知下次开庭时间;三是当庭宣判制度要逐步推广,“所谓腐败在结果出来之后一切烟消云散”。

随后王新清副校长对张仲侠庭长和陈瑞华教授的发言进行了评议。他说,在合议庭在我国名存实亡的背景下,“331”“323”和“121”的审判团队制度的建设可以促进基层法院挖掘潜力、提高效率。同时,法官的工资不应该以行政职务的高低来决定。在当庭宣判的问题上,要区分好哪些案件要当庭宣判,哪些不要,要从制度上确立加以约束。在法官的尊荣、待遇、社会地位问题上,不在于辛苦与否,而在于法官与其他公务员工作性质的区别,在于法官承担的社会责任。

嘉宾自由发言环节中,法官施忆提出,通过建立审判团队制度把法官从繁杂事务中解放出来符合当前的需要,基层事务性工作占比例太大,会严重影响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门头沟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文利和法官范祥云从自己工作角度出发,表示对提高法院工作效率、建立审判团队制度和增加法官助理功能的支持。 (摄影/马艳艳)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