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中青话题 >> 在行走中收获

行走边疆

发表日期:2013-10-16 15:04 作者:佘佳峻 编辑:梅轶竹 出处:新闻中心

   

文 / 佘佳峻

也许沉沦于城市的喧嚣太久,沉郁的心早已悄然地布满灰尘。日夜的繁华让我感到孤独,感到害怕,只愿独自将心尘封。北京的秋,如约而至,又来了,依旧带着些许微凉。学校里的银杏又该黄了,香山的枫叶又该红了,慢慢地我的心在秋意中苏醒。也许到了我该离开城市的时候,一个人,静静地来场心的旅行。

踏上旅行的火车,一切都与以前大不相同,因为不再是归途,而是启程。从未细细地品味沿途的风景,因为再美的风景也比不得归家的心情,难得独自坐在窗边,放眼望着地的广博与天的浩瀚。这里没有江南的阴柔,没有小桥流水、乌篷船歌,也没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里有的只是别样的美,不逊色于江南的美。行走于满目的戈壁,找不出更多的词语来形容它的荒凉,如同干涸的心渴求一滴雨露的亲吻。

也许很多人不太喜欢荒凉的旷野,因为一切似乎都太单调,难以寻找心灵的寄托。没有变幻的风景,我却难得会有欣赏风景的心,不免自己都会感到新奇,这样的风景我并不是第一次领略,曾经我也走过相同的路,只不过那时的自己还是个孩子,只会欣喜陌生的环境,却不懂感受沿途的风景。成长的残酷在于磨掉真纯心灵的棱角,而成长的幸运便在于引导自己用心去思考,同样的风景,我却无处寻觅当年的那份欣喜。

两天一夜的火车之行,我终于到达了旅行的目的地——新疆。因为曾经来过,所以没有第一次经历的那份惊喜和激动,但十年的变迁又确实带给我新的感受。路途的奔波使心早已疲惫,当边疆的夜晚首次降临,我早已悄悄睡去,比起新疆的夜,我更愿意早一刻遇见新疆的晨曦。

新疆很大,我不得不早早出发。当一抹抹静谧的夜淡去,晨曦便绽放在秋色的原野。路,望不见尽头,道旁只有枯黄的秋。人迹罕至的荒野,偶尔却有骑马的牧人和成群的牛羊,慢慢地,悠闲而惬意。

新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荒凉,神秘又安详。到达喀纳斯山下的布尔津,已是第二日的黄昏,天色将暗,便决定次日上山。边疆的小镇远离着城市的喧嚣,这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纸醉金迷,有的只是一弯溪水,一米残阳。未曾想到在戈壁的尽头还有如此颇具异域风情的小城,只须一眼,便喜欢地不可自拔,而边疆的秋意似乎也格外的浓,一阵萧瑟,便滤净世间的一切繁杂。

天又亮了,我也早已在路上。去喀纳斯的盘山公路很崎岖,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新疆的路永远是一眼望不到边。也许同样受着上天的眷顾,沿途的风景迷幻而令人垂涎。我很羡慕暗藏在群山中的冲乎尔,我更羡慕生活在冲乎尔的人,那身披轻纱般晨雾的小镇,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淡淡的美,说不出的喜欢。一路惊喜,一路欢笑,沿途的美诱惑着我急于揭开喀纳斯的面纱。四天半的旅途疲惫在我到达那里的一瞬间烟消云散,我惊异地发现雪藏在深山的奇观,久经喧嚣,一朝释怀,原来生活是那么幸福。我去过洱海,到过天山,那里的景致也曾让我流连忘返,我也有过如此感叹。但此刻我很犹豫,我质疑着自己,曾经的感情是否错误。

别样的风情,别样的魅力。山下是遍野的秋意,山上还是满目的苍翠。喀纳斯的天很蓝,喀纳斯的水格外地清,碧波万顷,群峰倒影,让人质疑这是否是真的仙境。有些人认为喀纳斯的景无非是那山、那树、那水,那山比不得南方的山高,那树比不得南方的树绿,只不过那水比南方的水清。我生活在南方,见过太多的山与水,却终没有引起心中的涟漪,只因多了一份喧嚣,少了一份宁静。喀纳斯的美不在眼里,而在心里,它抚慰着你的心,溶解一切烦恼、一切困扰,让心安静,让心沉醉,也许只有最纯净的心才能感悟喀纳斯真正的美。

夜降临,梦却醒了。原本一天的行程,因为喀纳斯的美而改变。山间的夜很凉,也很静。因为是秋天,我听不见一点声音。北京城里的天应该很难看见星星,而喀纳斯的星星却格外清晰。一个人,坐在农屋前的草地上,像孩子一样,数着天上的星星,孤独却开心。终究抵不过秋夜的凉,我在喀纳斯的梦中睡去。

终要离开,即使留恋。一路行走,一路感受,心的旅途终有尽头,但我决定明年夏天还来这里。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