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文学园地

思念

发表日期:2017-05-03 16:57 作者:孙亚芳 编辑:赵桂宁 出处:新闻中心

   

冬去春来,似乎一切都是崭新的样子,而清明将至,给我的感觉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转眼间,妈妈离开我们快5个月了。

寒假在家时,总感觉妈妈还在。每天早上起床时,总是习惯性地去厨房看看,看妈妈在给我做什么好吃的;若厨房里没见妈妈,就会打开后门,看妈妈在不在菜园里;如还没有找到妈妈,我就会想:“妈是去池塘边的菜地了吧!或在楼上打扫卫生?”跑上楼,看到全家福中的妈妈正在微笑地看着我,心里会想:“嗯,妈妈原来在这呢,她故意躲到墙上的全家福里了!”

妈妈走后,我的桌上一直放着一瓶八宝粥,不是因为我喜欢喝八宝粥,而是因为这是妈妈最后给我的东西。

最后一次见妈妈是在去年的国庆节。那一天,国庆节过后我要返校了。早上吃完饭,妈妈说她累了要去休息会儿,嘱咐我走的时候要叫醒她。我答应道:“嗯,你安心睡吧,我走时会告诉你的。”中午12点左右,我叫醒妈妈说:“妈,我要回学校了,你要保重身体,我很快会回家看你的。”妈妈硬是要起来,她侧过身子吃力地用右手支撑着让自己起来,尝试了几次,还是起不来,最后她把手伸向我,示意我帮忙拉她起床,我懂妈妈的性子。我过去扶她起来并帮她穿上鞋子,然后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要走了,我去房间拿自己的书包,发现妈妈往我的书包里装了5瓶八宝粥。我说:“妈,东西太多了,带两瓶就够了。”妈妈说:“多带点,在路上吃,路上会肚子饿。”我还是不愿意带这么多,从书包里拿出3瓶八宝粥放床上。一会儿,妈妈趁我不注意,又偷偷地把我拿出来的八宝粥全塞进了我的书包……最后我还是没遵从妈妈的意愿,只带了2瓶八宝粥。

直至现在,我依然固执地认为妈妈还活着,只是生活在我找不到的地方。

清明节前后,按照家乡的习俗要给离开的人扫墓,清明节学校也放假,4天假呢,可是我害怕回家。

我害怕妈妈没有坐在村口等我;害怕一进家门喊“妈妈”,没人答应;害怕晚上和爸聊天时,旁边没有妈妈的身影;害怕早上起床时没能看见妈妈坐着小矮凳在门口摘菜……我害怕看到墓碑上妈妈的模样,因为那张照片会提醒我:妈妈在天上,我在地上,我们永远都不能再见面了……我决定选择逃避,不回家了。想念妈妈的时候就打开手机里的视频。视频中住在医院里的妈妈开心地和别人聊着搓麻将时发生的趣事,在和我讨论着明天的早餐,在吃着自己栽种的甜瓜……仿佛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

今天,我去了天坛,听人说天坛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我站在天坛圜丘坛中间的天心石上面,朝西方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跟妈妈说:“妈,我来看你啦,你看见我吗?原谅我没能回家看你。你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