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文学园地

我的两个冬日“关键词”

发表日期:2016-12-16 14:13 作者:魏晓婷 编辑:赵桂宁 出处:新闻中心

   

宇是北方姑娘,从不化妆,绑着一根细长的马尾,瓜子脸上一双明媚的眼。每当我望着她粉黛未施的小脸,脑海里就会缓缓飘过雪的影子,干净而轻盈。

我惧怕北方的严寒,宛如一只懒懒的松鼠,渴望在温暖小窝里拥抱安逸而混沌的梦。宇总是固执地扮演我冬眠世界里的“闯入者”,带着我一起努力变成自由的鱼,奋力向前游。

“猪,别睡了,快去图书馆吧。”“喂!我们出去逛吧。” “猪,多喝热水,少吃辣椒!”……一连串的言语拼接成了我的北国之冬,如同一块块沉默的木炭,略感寒意时,轻轻一拨便又一次重新燃起,很亮、很暖。

飘雪的日子里,宇双手一插在大衣兜里,身体挺立如干,裹挟着风无所畏惧地向前走,宛若一位冬日里风尘仆仆的王爵。被雪覆盖的地面上,她的步伐好似快速的鼓点,密密麻麻地落下。我欣赏她的姿态,干练果决,带着浓浓的生命融入感。

她的“快”与我的“慢”恰好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相反故能成为一个整体。人们常喜欢寻找与自己相似的人,希求两个相似灵魂的碰撞。而我想当一块拼图,空余残缺的部分由并不相似的另一半来填满,两块拼图相遇,一瞬间的惊喜,契合后便是淡如清茶的余味。

我的那块拼图,名字叫宇。

母亲的火锅

作为一个地道的四川人,我对火锅的爱是深沉的。

冬季来临,各色火锅遍布京城,而此时的我,一种对四川火锅的思念竟越发浓烈。

南方的冬天,家里没有暖气,偌大房间恍若蛇皮,冰凉而阴沉。空闲时蜗居在家的我,仿佛化身成一位冷若冰霜的吸血鬼,把门窗关得死死的,蜷缩在被褥里,瑟缩地与各种梦境相伴。这时,母亲总会为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不时做起勾人食欲的汤羹、小吃,一缕缕热腾腾的蒸汽混杂着刺激诱人的菜香,从锅里慢慢溜出来,钻入空气,直飘到卧室,叫醒我的美梦。

一旦捕捉到气味,我便睁开双眼,一洗疲惫,迅速向着厨房跑去。

母亲在厨房里的身影让我难以忘怀。她自小体态瘦弱,像一根细长的苇草,风起时,身影摇晃。渐渐地,在时光的打磨中,她告别了娇嫩的少女时代,努力追赶上父亲,做家中屹立不倒的树,凝固成坚韧缄默的生命姿态,这其中的滋味,超越语言所能表达的意义。我多么渴望能拥有一个哆啦A梦式的好朋友,给我一台时光机器,回到八九十年代,看看母亲正值芳华时的样子,她也许和如今的我一样,没有羁绊,能够拥有做梦的权利……历史从表面来看,就像一部衰老史,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脊背越来越弯曲,送给世界的是下一代的新生命,衰老的生命被迫沉下去,这般循环再循环……

冬天的早晨,天亮得很晚,她爱摸黑起床,轻轻下床后,匆匆踱步进厨房,以美味的早餐向我和爸致以新一天的问候。

厨房里的背影占据了我在家大部分的记忆。母亲在衰老,衰老于人的真实意义不在于容颜的改变,而是死亡的靠近,残酷又真实。有时会幻想——我若是冬神便好了,用冰雪的神力将她的容颜、年龄、微笑全部冻结,永远收藏。

最喜爱的仍是母亲做的火锅。翻滚的气泡、在水中自由沉浮的肉菜、红得炙热的汤底……为寒冬注入了温暖的血液,在热腾腾的蒸汽中,她一丝不苟地张罗一切,当看着我将滑腻鲜嫩的食物放进嘴里时,笑影便在她的脸上慢慢浮现……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