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文学园地

也说孤独

发表日期:2016-12-05 11:43 作者:谢宇超 编辑:赵桂宁 出处:新闻中心

   

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年纪来谈孤独,未免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嫌疑,但是若论及这一人类最为普通而常见的精神状态,谁又能说自己没有发言权呢?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说:“好吧,我将从孤独中脱身,但是,去往何处?”阿多尼斯显然知道,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不能消解这种孤独,也无法替代灵魂在孤独中发掘出的那一份收获,无论甘苦。孤独之于人,如其他一切情愫或遭际,都是双行道。有的人因为孤独而忧郁,而偏执,而乖张;有的人则因为孤独而深沉,而丰盈,而从容。

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只有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才能切实感受到自身的存在。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对群体有很强的感情,进而产生很强的依赖性,当人被群体排除在外的时候,这种心理上的依赖得不到满足,人会表现出一种孤单的状态,这种孤单就是一种浅层的孤独。当人对群体有了深刻的认识,进而自主选择进入孤单的状态,比如独处,以实现自身的某些诉求时,这种孤独是一种深层的孤独,或者说是一种真正的孤独。

前一种孤独不妨说是一重逆境,在与这种逆境的较量中有人失败,有人胜出。失败者成为孤独一抹厚厚的底色,胜出者则在孤独中获得了新生。后一种孤独不妨说是一种自主选择,一种维持自我内心秩序与追求内在精神境界的选择。有的人一生都在与第一种孤独作斗争,如梵高和尼采,他们不为世人所理解;有的人很幸运地从第一种孤独走向了第二种孤独,如卡夫卡、吉卜林,他们在写作中自我疗伤,从而自成境界;有的人则从一开始便走向第二种孤独,如康德、维特根斯坦,他们关上外界喧嚣的门扉而去探寻秩序与意义。

平凡如你我,可能遇不到如梵高、尼采那样的逆境而一生与孤独作斗争,也可能做不到如康德、维特根斯坦那样一开始便走向第二种孤独,但是他们给了我们应对孤独的启示,那就是将自己喜欢的事物或活动作为一种载体,寻求合适的形式抒发乃至宣泄情绪;转而真诚地聆听自己的心声,探索丰富的内心世界;再而培养内在的精神气质,提升精神境界。这是一种由外在内化为心境,再由心境向外散发、影响外在的过程,在这种过程中我们心境发生了变化,由被动地接受外在的条件转变为主动地创造条件以影响外在。这种影响可能是对孤独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而由拒绝孤独到拥抱孤独,由第一种孤独走向第二种孤独;也可能是改变了外部的孤独环境,化解了孤独,从而变孤独为不孤独。这个过程调和了内外冲突和矛盾,达到了内在淡定与从容的和谐状态。

“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阿多尼斯这样隐喻道。由一棵树成长为整个花园,这需要经历多少风雨,历经多少岁月,又需要吸收多少给养?在孤独之旅中,我们需要历经多少磨砺,跨越多少阻隔,才能步伐稳健,坚定前行?我们并不知道答案,我们就如漫渡于烟泽雾海的一叶叶扁舟,间或遇上灯火闪烁的渔船,稍作停留相互问候,然后擦身而过继续航程。以寂寞为清宁,以飘零做归宿。试问在人生的漫漫旅途里,有哪个人不是与孤独并肩前行呢?

孤独恒在,困于心,衡于虑,不征于色,也不发于声。我们只有学着去面对它,正确地认识它,积极地转化它,才能学会与之和谐相处的方法,从而达到与孤独和解的境界。这种境界是一种自足的境界,无声却洗练,深刻而真纯。

 

特别推荐
  • 360截图20160518091753187.jpg
  • 0dca27955ffa42ed33a43c115c321a89322083_jpg.jpg
  • 1.jpg
  • weqr.jpg
  • 1
  • 2
  • 3
  • 4
视频新闻
台上全景.jpg
  • read_image.jpg
  • read_image.jpg
  • 文化建设.jpg
  • 精细管理.jpg
宣传片.jpg
>>相关附件
>>相关信息
>>相关专题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All Rights Reserved